第八十二章忏悔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八十二章忏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二章忏悔

  两人离开库房往回走,寺内的廊道曲折幽深,眼见的高处是恢弘的殿角楼宇。

  周围树影婆娑,景致清幽。

  整个长廊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法显走在眼前,白衣似雪的僧袍上晃着斑驳的树影,尤为的亮眼。

  雪白色……

  花千遇看着他的背影滞了一滞,他经常穿月色的,这雪色的僧袍倒是少见。

  “法师。”

  听到声音,法显回头看她。

  花千遇打量他一眼,问:“你们佛寺还有白色的僧袍吗?”

  这个问题着实无知了点,天台寺分内外门,僧袍自然也会有细微的差别,以便能分辨出内外门的弟子。

  毕竟佛寺僧人众多,又记不全所有人,遇到内门的师兄总归要打声招呼,僧袍的差异正好可以解决分辨不出身份差别的问题。

  法显解释道:“这是内门弟子的僧服。”

  他一说,花千遇立即就明白了,受到先入为主想法的影响,她还以为寺内所有人都穿月白色僧袍。

  知晓了原因,她顺嘴又说了一句:“你穿上还挺好看的。”

  说完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这是实话。

  法显一怔,目光直视她。

  见他眼底生起的波动,花千遇这才回味过了,这句话略显的暧昧了。

  是人因为衣好看,还是衣因为人好看,这个模糊点未免引人遐想。

  她定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绞尽脑汁的开始想怎么不留痕迹的转移注意力。

  幸而未费多少愁思,这时廊道拐角处走出一个僧人来。

  他走到法显面前垂头施礼:“师叔,南山禅寺的明度禅师要离开了。”

  明度禅师不远千里来天台寺正是为他而来,寻求解惑,如今归去自应想送。

  法显转眼看他,叮嘱道:“先让禅师稍等片刻,贫僧稍后去送送他。”

  “是,师叔。”

  僧人领话离开,消失在两人面前。

  花千遇纳闷:“法师现在也无事,怎么不跟他一同走,去送别明度禅师?”

  法显垂眸望她一眼,神情柔和道:“贫僧先送你回去。”

  花千遇无言,后悔问他这句话了,低声嘀咕了一句:“我又迷不了路。”

  听到她的低声细语,法显笑了笑,也没答话。

  将她送回客房,法显离开去送明度禅师,只过了半个时辰,他又去而复返。

  花千遇看着坐在她房间里不走的法显,出于难以言明的心里,现在不太想看到法显。

  她暗示几次,他都不知趣。

  憋着气问:“法师就没有其他事可做了?”

  辩法大会刚结束,按理说他应该是最忙碌的时候,要处理一切后续,怎么看他都比扫地的和尚还闲。

  “有。”

  花千遇面露喜色:“那法师去忙吧。”

  法显唇边露出一丝笑:“贫僧来陪施主解闷。”

  可去你的,你才是最让她烦闷的人。

  如同未看见花千遇垮下来的脸色,他提议道:“空海山的风景不错,四季景色变换瑰丽秀美,余霞成绮,施主可想去看?”

  花千遇一脸拒绝。

  法显又道:“时值夏季,山里的佛香池应是开满了莲花,听说水潭里生有一尾金色的的鲤鱼,百姓都在传若是能看到这尾金色鲤鱼,许的心愿有朝一日会灵验。”

  听完后她神色微动,一丝好奇心被勾起。

  法显真的会拿捏她,知道什么能引起她的兴趣。

  他低柔的声音,像是诱惑一样:“施主要去吗?”

  “要……”

  话才开口,花千遇忽地惊醒,连连摆手改口道:“不去,不去。”

  她现在迫切的需要冷静,不能再跟法显待在一块了。

  法显沉默了下来,唇线变得直刻。

  半响后,仍不死心的说:“贫僧陪施主下棋吧。”

  花千遇愣了愣,琴棋书画,她是样样不通,唯一会下的棋还是五子棋。

  她下意识想要拒绝,看向法显时却是一顿。

  他笑着,该是温暖的笑容,只是人看着却有一丝哀伤,仿佛这笑是为了笑而笑。

  忽然就不忍心了。

  她犹豫的开口:“那……好吧。”

  法显唇边加深的笑容,映的满室生辉。

  两人开始下棋,由于她那蹩脚的棋艺,法显下围棋,她下的还是五子棋。

  法显没见过这种下法,直接愣住了,靠她的无耻以及厚脸皮,第一盘赢了。

  法显不愧是聪明人,初局过后就知道游戏规则了,然后没赢过一盘。

  他深知若是赢了,花千遇自尊心受创说不准就不玩了,还真被他猜到了,她正是这样想的。

  几局下来法显明夸暗捧,直把花千遇哄得心花怒放,自信心爆棚。

  若不是有自知之明,她都要号称棋艺第一了。

  两人下了半个时辰的棋,花千遇玩嗨了在法显又一次提议下去了趟佛香池,回来时已经暮色四合。

  晚钟在落日余晖中敲响,惊动了林间的飞鸟。

  天台寺内一簇簇灯火被点燃,佛殿连着的长廊、两侧的法堂,禅堂,皆都灯火照耀如同白昼。

  法显又陪她吃了晚饭。

  分别时,他垂眸看着她,面容上柔和的笑意已全部敛尽,只剩下平静以及疏冷。

  花千遇隐隐觉得不对劲。

  她回看他,他和往日略有不同,又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变回了那个温雅待众生平等的法显。

  法显看她许久,许久,涩声道:“施主收拾一下行囊,明日便离开天台寺吧。”

  听完此言,她突然恍然,心底有一个清楚又确定的念头,这次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不知为何会生出此念,可莫名的就是深信不疑。

  她怔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的晕眩。

  恍惚过后,思维更加的清晰,什么理不胜欲,恐怕这才是法显破戒的真正原因。

  他没说谎,却也未说真话,只是半藏半露,掩盖了一部分真相而已。

  花千遇猜的没错,法显确实没有完全向她说明。

  昨日她问他,何来业障。

  他答,一念妄生因果。

  其实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法显没有道出口。

  一念妄生因果,心动弹指刹那。

  生了妄念,又如何能够不动心呢?

  即使缺失了这后面一句话,花千遇也能推算出差不多的意思。

  原来,缠绵的背后是离别。

  等她回神的时候,法显已经离开了,眼前再也寻不到那片雪色的僧袍。

  夜晚静寂无声,花千遇躺在床榻上左右睡不着。

  她想不通有什么可烦恼的,如此不正是合了她的意,可心头又有些闷闷的。

  思来想去,翻来覆去,猛地一个挺身坐了起来,花千遇走到窗前吹风,晚风微凉,吹在脸上凉丝丝的有几分清凉。

  眼前是隐在昏暗中的巍峨殿宇,灯火零星散布在各处,有如星火。

  视线环视一圈,落在了对面的窗棂上,亮着淡淡的柔光,映出窗内绿植的影子。

  她盯着那扇窗发了一会儿呆。

  回神后,决定不再思索这些烦恼的事,正待要回身继续去睡觉,便见对面禅房的门打开了,法显自门内而出,往院门外走去。

  时至深夜,他这么晚会去什么地方?

  花千遇犹豫一下,悄然跟在身后。

  他的步伐不疾不徐,饶过曲折的廊道来到主道上,只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偶尔遇见来给长明灯添香油的弟子,还会停住垂首施礼。

  法显内力深厚,未免被他发现,她不敢跟太近,只远远的看着他的背影。

  雪白的僧袍在夜色中变得模糊。

  苍白的烟一样。

  他穿过一重重的佛堂,身上燃过灯光的暖,后又没入暗夜的黑。

  前方是万佛殿。

  殿门大开,整间佛殿是暗的,一灯不亮。

  法显拾阶而上,走入殿内,外面照进的月光铺在洁净的地砖上,人影在晃动。

  往里走月色银辉照耀不住,他的身影变得更加模糊。

  看着他走入殿内,不觉疑惑丛生。

  他来万佛殿做什么,莫不是晚上还礼佛烧香?

  心念微转,她想到了一个可能,遂提气飞上台阶,身形隐在殿门外,屏气凝神的看着他。

  法显来到香案前寻到火折子,其后将香烛点燃,灯光一个个的亮起来。

  大殿内灯烛晃耀,霎时明亮。

  他只点燃了身旁两侧的几根香烛,这殿内还有近百烛尚未点燃。

  万佛殿中间的亮的,殿柱两侧依旧昏暗,菩萨罗汉的神形都若隐若现。

  法显自取了叁炷香,放在香烛上点燃,待烟气如丝,捻在手中拜了几拜,后又插入香炉中。

  佛前有叁个蒲团,他走到中间那个蒲团,屈膝跪下。

  偌大的佛殿内只他一个人,满天诸佛垂眸看他,以最慈悲的眼神。

  他在佛前忏悔自己的罪孽。

  他在佛前鞭笞自己的妄心。

  他业障缠身,身心戒具破,罪孽深重,不祈求宽恕,只求灾祸厄运只降临他一人。

  …………

  法显寺门所在的山名我改成空海山了,感觉这个名字比较有意境,万法皆空,苦海无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