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摄心为戒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一百三十七摄心为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七摄心为戒

  回屋之后本想歇下,又想起法显若是进来该如何,如此想着本来劳累疲倦的身体,也没多少睡意。

  坐在床榻上等了片刻,听到有脚步声渐近,不过停在门前止住了,半响也不见开门。

  花千遇顿觉奇怪,挑开窗子向外去看,就见门前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

  没成想,他竟然会在门外守着。

  随后,恍然意识到男女之防不能共处一室,法显又是僧人自觉不应该。

  不过他们又不是没睡在一间房里过,现在这般生疏恐怕也是顾虑她吧。

  这一路上她没少生气。

  本想着不去管,转念想到这几日每次醒来,毯子都在她身上盖着,若要让法显在外面站一夜,怎么都良心不安。

  心底纠结片刻,走到门前开门,素白身影闻声转身,平静地注视而来。

  花千遇望一眼他,又看向屋内淡声道:“你不困吗?进来睡吧。”

  法显面上闪过犹豫,知道他可能要拒绝,花千遇没他这个机会,扯他进屋后将门栓插上。

  烛火摇曳,一室寂静。

  此刻的氛围难抵彼此间沉默的紧促感,花千遇看着眼前的的和尚。

  依旧一袭素色僧袍,深色持珠。

  分明是再简单不过的装束,纯粹望着心头便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匆匆转头不再想了,走到床榻前脱去外衫,窈窕身影映在窗棂上,玲珑曼妙,起伏有致。

  不经意地朝前瞥了一眼,法显眸光微闪,避开眼神。

  先前未表露心意时,尚还能做到坦然,如今共处一室多少有些不自然。

  花千遇倒没有局促感,两人多次赤裸相见,只是当面脱个衣裳而已不会让她羞怯。

  褪去外衫后里衣未动,和衣而卧,看她半点都没有给法显留位置的意思,其本意是想让他睡地铺了。

  法显独坐在桌前准备等她睡着,在打地铺安寝。

  室内彻底安静下来,花千遇定望着头顶帐幔,出了一会神,翻身背对他。

  困意迟迟不来,半响都睡不着,深夜里响动声清晰,窗外风声呼啸,微凉空气里混合着一缕檀香息萦绕心间。

  悄然翻转身体,望着法显的侧影。

  昏黄烛火映在他身上,晕着着淡淡的光,垂眸定坐的身影别有一番清净温润。

  骨节分明的手指正一粒一粒的捻动着佛珠。

  恍神间她竟然觉得这和尚清朗平和的身影,充满了诱人意味。

  目光不自觉的在他手上停留,缓缓游离到腰际、后背,一根青佛穗就压在月白的后领上,僧袍紧裹严实,仅能看到颈间那一片皮肤。

  正因此脑海中不由浮想联翩,想到那精壮又灼烫的身躯……

  念头一起,根本止不住。

  欲火来的快,烧的也快,这一刻的心痒前所未有的浓烈,几近失控。

  非常想扒去那袭僧袍去撩乱他。

  当发觉脑海里升起的念头时,花千遇陡然一僵,面色惊然难看。

  她这是魔怔了吗?又对法显起什么色心啊!

  愤愤然的转身对着墙面,可心底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灼心的痒意啃噬着她的意志力。

  先前压制下的欲火,因此刻的动念成倍的磅礴爆发,燃烧愈烈,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发热,小腹紧缩几下,有一小股热流自幽穴内渗出,亵裤濡湿一片。

  花千遇忍耐的咬着牙,呼吸渐变紧促。

  想要。

  受不了的想要他。

  往常有需求时,她可以去找别人,但是现在除了法显之外,谁都不想要。

  花千遇烦闷的想着,若不是不想毁他修行,早就把这和尚给上了。

  修行……

  细细回味着脑海里闪过的话,不禁想着反正法显跟来一路也甩不掉,正巧他要破情执,她有需求,这不是一拍即合的事?

  去他妈的一拍即合。

  真真被迷了心窍,怎么会产生这个念头,再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法显定会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喜欢他。

  既然选择远离,就别给人任何念想。

  她继续忍着,默念心经清欲。

  这是她唯一一本会背的经书,还是在西域时请教法显梵语,被他强迫背下来的,四年过去了脑海里还有印象。

  经文一遍遍念过,心没有定下来,反倒是记起了当时法显教授梵语的一举一动,记忆朦胧而迷幻,再浮再沉。

  自身体最深处涌来的渴求,随着每一次呼吸在加重、颤栗,渐渐擦出了火花。

  她在床榻上辗转翻动,身体散发的热度烘透被褥,热的遍体隐有细汗。

  心底压着欲火更加炽烈。

  天台寺之后,她就没有再做过,时隔数月,突生的欲望可想而知。

  忍不住并拢双腿磨了一磨,花唇摩擦到布料生起一阵麻痒,霎时小腹涌出热流,腿间湿答答的黏腻。

  花千遇感受着身下的状况,很想自己动手解决一下,但记起法显就在旁边念头又迟疑了。

  经过反复煎熬再难忍下去,便想着先让法显出去,等她解决完生理需求再让他进来。

  她抬头欲言,这时眼前一暗,一个颀长的身影立在床前,目含忧心的望着她。

  “怎么了?”

  方才听到她翻转不安的声音,这才过来瞧一眼。

  法显看她面色微红,眸里水光晃荡,担心身体抱恙,伸手在额间探了一下,微微发烫的热度透入手心,眉峰皱了起来。

  “可是最近疲于奔波感染了风寒,劳烦施主将手给贫僧诊断一下脉象。”

  额头上残留着他抚过的触感,干燥温热,没有任何的欲望,然而对她来说却像是火焰上扔的一根干柴,烈火更旺。

  所有的坚持在刹那间化为飞灰。

  不管不顾。

  何况,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花千遇坐起身,定望着法显,清幽眼眸衬着眼角一抹艳红,妖娆的灼动人心。

  这一眼像是有什么难耐的情绪在纠缠。

  法显眸光轻闪,垂眼去看向如初雪般细腻的手腕,伸手过去便要替她把脉。

  “你一定要找我帮你渡情劫吗?”

  她又问了一次,只不过这次带着莫名确认的意味。

  法显微一顿,接着两指轻搭在脉上,指腹微微用力感受着脉象的跳动。

  脉象平稳有力,不似染病。

  随后撤回手,摇了摇头微叹道:“情是因施主而起,倘若能另择他人,也就没有情劫一说了。”

  花千遇目光落在他脸上,突然道:“那你渡情劫需得经色欲吧?”

  听到莫名的问话,法显心头猛地一跳,竟觉得她望来的眼神有些烫。

  不觉的升起一丝旖旎心思。

  他垂了垂眼,避开直视望来目光,定神回道:“没错,欲为第一火,痴为第一暗,瞋为第一怨,在色欲上贪着定会为尘欲所累,难能解脱生死苦。”

  她只听到第一句没错,后续的话便充耳不闻,这些佛理禅道听了也不懂,只需知道法显要经过色欲的诱惑才行。

  确定了这一点,最后一丝顾虑也打消了。

  既然法显不想选择别人,那便由她来做,倘若他抵住诱惑过了这一关,世间情爱于他便是过眼云烟。

  “那好,你过来。”

  平平淡淡的语气,听在耳旁却让他凭空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不安。

  你过来,这句话本身就不寻常。

  他已经离的够近了,离床榻只有一步之遥,再过去……

  忽然间想到方才她问他色欲之事,法显喉结滚动一下,嗓子发干,整个人怔在原地不动,目光注视着她雪白鲜妍,眉眼清媚的脸,一点点僵滞的神情里,竟隐隐有种后退的迹象。

  正要抽身退开,花千遇抓住他的衣襟猛力一拽,一瞬间的天翻地覆,背部接触到柔软的床榻。

  法显浑身一僵,惊动的目光就见花千遇翻身骑到他腰上,柔软浑圆的臀部紧压着腰腹,还轻碾动了几下,腹肌不由紧绷起来。

  再定睛去看时,那艳丽的面容已然靠近,眸子里有火光在跳跃,一下子竟忘了做反应。

  花千遇垂眸望着他的脸,棱角分明的面容上因清肃而生出些许禁欲,这不可亵渎的感觉,反而使得心底隐秘的渴望越发强烈。

  气息越来越喘,欲火在体内游走,燥热难耐,伸手便扯开僧袍衣襟,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咬了上去,身下的结实身躯一阵僵硬紧绷。

  他下意识的反应,让花千遇情难自制,兴致似乎被彻底点燃,动作也没了轻重,牙齿磕在皮肉上乍浅乍深的啃咬。

  润泽的唇舌轻触皮肤一路向喉结、锁骨,胸膛滑去,隐约的顿痛引起一阵细细的颤栗,身体隐约腾起热意。

  这样刺激而亲热的接触,让法显的呼吸陡然加重,颤抖不已。

  他常年清净离欲惯了,身体有了反应,也是尽力去压制。

  然而就是这样隐忍的样子,花千遇才越发心醉,不禁想要更进一步的碰触、亲吻、抚弄……

  念头刚起就付诸行动,手探进胸膛上去抚摸劲韧紧绷的肌肉,沿着腰线流连撩拨,同时雪臀向后挪移到他胯间,挨蹭着蛰伏之物,叁两下之后那物颤了一颤,渐变炙热坚硬起来。

  燥热酥麻感在下腹处一点点汇集,犹如燎原的星火,顷刻焚成一片烈焰,满身欲望的燥热。

  法显眸色加深,喘息声更加急促粗重,接着便感受一个更柔软的部位压在勃起的阳具上,那是她的腿心间幽地。

  这一下便如一簇火在烧,从腹部轰然直冲头顶,沉积多时的欲望烧灼而起。

  体内气血翻腾,理智变得动荡而迷乱,正是因体会过极致的销魂蚀骨,此刻的焦灼才更加难以忍受。

  法显压抑着欲火的眼底,闪动着挣扎。

  仅存的清醒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继续下去,可是肉体又似沉溺在欲望里,才让他迟迟没有拒绝的动作。

  他不动,也无异于是一种顺从。

  花千遇更放肆的摇着腰肢用私处去磨蹭着肉茎,也不去看法显此刻的神情,体内又热又饥渴的欲望,让她只能尽快宣泄,再无暇去想其他。

  阳具滚烫的热度经透衣料渗入到花唇间,粗硬的擦过柔嫩的蚌肉便激起电流一般的颤栗,反复研磨数次犹不解痒。

  随后,动手去扯法显的裤带,后者赶忙压制住她的手,幽暗沉沉的眼睛由下而上的望去,神情间流露出一丝抗拒:“施主,别……”沙哑嗓音里夹杂着几许模糊的喘息声。

  “贫僧有戒在身。”

  动作被打断,花千遇忍着不爽的情绪,打心底觉得不以为然,又要去扯他的裤带,法显反扣住她的腕骨,再难挣脱。

  花千遇皱起眉,语气不善道:“你都破过几次戒了,还在乎戒律吗?”

  况且法显也喜欢她,应该乐意做这事才对。

  她始终都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理所当然的说:“你和我再合欢一场,若能抵挡住诱惑不动心,说不定就能看破情障得成大道。”

  法显身体一震,眼底情绪转瞬复杂起来,一丝挣扎,苦意,甚至还有一丝难色:“摄心为戒,守的从来都是自己的那颗欲心。”

  不动欲,才能离念定心,迷情妄执,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

  她听不懂话里蕴藏的深意,却也明白法显所言意味着不愿和她交欢。

  这和尚竟然又拒绝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