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上瘾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一百四十三章上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三章上瘾

  气力被抽之一空,整个人软倒在床榻上,激烈抽插中她泄了一次,幽穴还在微微抽搐着吸绞着深入的阳物。

  肏的软烂穴内硬物依旧坚挺滚烫。

  花千遇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法显还未释放,这意味着欢爱仍未结束。

  未等她缓上一口气,烫如铁杵的阳具狠力往里顶去,挤压出清液响起黏腻水声。

  高潮过后的幽穴温软湿滑,泥泞如沼,阳具进入自如,肆意驰骋。

  花千遇眼前昏黑,发髻尽散,泼墨般流泻在枕上,热汗濡湿鬓发,几缕乌发缠绕在玉颈间,延出说不尽的欲色风情。

  潮红艳泽的身体被顶撞的阵阵颤抖,五指紧攥着被褥,黛眉轻蹙,娇媚惹人。

  热气在眼前蒸腾,法显额有薄汗,朦胧恍惚的视野里,雪波流云,溶溶欲滴。

  欲望迸溅而起,低头便咬上修长玉颈,啃咬在细腻柔滑的肌肤上,干热嘴唇擦出细细麻流,一路向下,雪峰摇颤,色泽粉润,张口含住乳珠吸吮,用力到都能将小小一颗乳卷吮到微微立起来,麻痛感在胸口汇集成潮,又被身下的猛烈撞击给冲散,顷刻间攫住全身,快感犹如巨浪要将她吞噬。

  花千遇挣扎不止,用足力气推搡着滚烫的胸膛,身体挪动着向后退去。

  若说先前还有情意,有心和他缠绵,现在被他肏的直想跑。

  他妈的,死和尚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一要女人就发疯。

  她方才挪动一下,又被结实手臂拉了回来,犹如巍峨山峰的身躯笼下一层阴影,拉着她坠入暴风雨里。

  欲海翻波,浪涌风裁……

  一次又一次的顶插,饱胀着激烈的情欲,让她身体颤抖痉挛到快要发疯。

  “嗯哈……啊啊啊……”似痛似欢的呻吟声被撞的更为破碎。

  幽穴捣弄的一阵阵紧缩,裹夹住顶入的粗胀阳具,抽出时又吸绞着往里吞,一时不知是阳具肏的狠,还是穴肉吸的紧。

  胀热酥麻感在身体内部暴涨流窜,带起颤抖和亢奋,湿热气息喷洒在雪胸上,口中弹软微甜的乳珠,刺激的法显更为疯狂,胯下深抽猛送,次次尽根没入,雪白臀部被囊袋拍打出晕红。

  温热嫩肉紧绞着阳具,摩擦着茎身上鼓突青筋,火燎般的快感越发浓烈。

  法显喘息急促,热汗淋漓。

  挺动胯部大开大合的插弄,带着薄茧的手指细细摩挲过腰线,掌心覆盖在饱满雪乳上揉弄,柔滑如脂的美妙触感让人迷醉,只觉得一揉,一碾之下骨缝都麻了。

  情潮爱欲裹挟而来,体内血液躁动到沸腾。

  一瞬间的眼底泛红,无法控制的低头含住一颗挺立红莓吮咬,本意带着怜惜,可舌头一碰上,这力道便发了狠的深重。

  怎么会如此的甜,如此的让人上瘾。

  一片狂热念头里又涌出一种说不出的羞耻感,他素来恪守戒律,自觉定力坚韧,可是一碰她便克制不住妄念欲心,脑海中数不清的淫邪想法去要她。

  下一念,便是深刻进骨子里的一条条戒律,只是还未清晰浮现就被欲望所卷碎,陷入浓稠的漩涡。

  炽热的舔吮顺着香肩,玉颈一路来到唇角,丰润嫣红,幽香淡淡,嘴唇覆盖上去温软如绵,使得人心头重重一悸。

  其后,紧紧贴在两片嘴唇上辗转,轻轻啃咬柔嫩唇瓣,舌头探入口里,津液翻搅出丝丝撩人的甜,吸吮里头的甜蜜。

  “嗯唔……”

  花千遇喉间溢出的微喘也被他搅碎,吸吮出渍渍水声,身下又是一轮狂抽猛送。

  丰腴雪软的酥胸紧贴在胸膛上摇颤,随着每一次摩擦深入肌骨,聚成一股汹涌的躁意流窜到下腹,欲火燃得更旺,阳具反复顶入肏干的更猛烈。

  原以为再也碰不了她,如今不仅抱着亲着,还能……

  身下重重一挺,阳具撞入幽穴深处,随即便激起万般魂销骨软的快意。

  狂烈抽插的力道,愈发凶狠,猛烈,穴肉经极速摩擦带来麻热如激流般扩散,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栗。

  花千遇被吻得眼前昏沉,身下还承受着激荡的冲撞,窒息的快意直冲头顶,忽然眼前一白,浪潮在体内汇聚一波一波的冲来,幽穴急剧痉挛,绞紧入内的粗硕阳具。

  肉壁紧致的收缩包裹,绞得他热血翻涌,遍体颤栗,挺胯猛力抽送,插干的越凶,像是要将蕊心操碎。

  穿透骨髓的酥麻快感顷刻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花千遇仰起脖颈躲开他的亲吻,大口喘息,颤抖的伸手死死抓住法显的肩膀,崩溃的哭喊着:“呜呜……法显……啊啊啊……我不做了……嗯哈……”

  不管这话是欲拒还迎,还是真的不想,做都做了可由不得她了。

  法显自然是不会停的。

  幽穴内又涌来热流,粗硕阳具撑开收缩的肉壁往里捣弄,噗嗤水声不断。

  体内翻涌的欲火,烧的人意乱神迷。

  法显急乱又温柔吻着她的眼角、嘴唇、面颊……但是身下顶入力道的没一点减轻。

  花千遇彻底受不住了,肏了这么久竟然还不射,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他肏晕过去。

  她推着法显,娇喘吁吁道:“嗯哈……啊啊……让我在上面……”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法显很快明白话是何意。

  双臂揽抱着她翻了个身,花千遇如愿以偿的骑在他身上,不由心间稍松。

  本以为在上面就可以获得主动权,不用再被他操的死去活来,殊不知只是被法显换了一种方式肏干。

  宽大手掌扶着她的腰,阳具猛地楔入幽穴内速度越来越快,连片的肉体拍打声不绝于耳,红肿穴口含着阳具渗出湿泞淫水。

  她在法显身上起起落落,犹似骑上烈马,颠簸不已,眼前天旋地转的昏黑。

  双手撑在法显结实坚硬的腹部上,才能稳定住身体平衡,不会被他肏的倒下去。

  若说先前的插入狂肆猛烈,如今则是又急又快,往往阳具还未抽出多少,便以更重的力道撞入蕊心,酸痛感积聚在下腹,又在一次次的插入中酥麻得让人颤栗。

  花千遇双腿颤抖,纤腰上下颠伏,莹润如玉的身体摇颤得诱人心魂。

  “啊啊啊……不……慢点……法显……求求你……慢点……呜嗯……嗯啊……”

  求饶的呻吟声是抑制不住的高亢,像是全然已经忘了此时身处客栈,也不顾及会不会被人听到。

  法显压着她的腰一沉,阳具直捣在蕊心上,骤然袭来的贯穿感让她喉间呜咽一声,腹部微微抽搐,整个人像是被劈成两半,酸痛过后就是无止境的酥麻,媚肉一阵一阵收缩。

  阳具还在猛烈往里顶入。

  由下往上顶,本就入的极深,他捣弄起来暴烈的不要命,花千遇眼里瞬间涌出泪水,簌簌往下滚落,娇喘泣不成声,被颠簸着翻云覆雨。

  身体仿佛被抛上了云端,再一直坠落,花千遇双目失神,眼神散乱,身体颤乱不已。

  青筋脉络暴起的手臂紧掐着她的腰,劲瘦腰杆频频挺动,粗硕阳具急速的插入幽穴。

  雪白窈窕身躯颤晃的更厉害,手臂支撑不住,身体猛地一抖,整个上半身往前扑倒压在法显胸膛上。

  胸前一痛,柔软酥胸实打实砸在坚实的胸膛上,两颗红莓在摩擦中碾压的可怜。

  花千遇眼里噙泪,挣扎着要起来,腰才抬起又是肏的一软,接着后背伸来一双手臂紧紧揽抱着与她交颈缠绵,用力到像是要将她揉入骨血里,永不分离。

  身下结合处贲张坚劲的阳具顶入再抽出,穴口肏弄的软烂糜红,随着阳具抽擦流出的清液在根部搅成白沫。

  深入穴内的阳具愈来愈烈的往里钻凿,每一下都像是要捅穿花心,花千遇知道他到临界点了,一口气还没舒出,滚烫阳具重重捅入蕊心,肉冠抖动几下射出一股浓稠阳精。

  同时幽穴也在急剧收缩,酥麻如浪潮般席卷全身,到达顶峰后又在缓缓褪去。

  花千遇紧绷到极致的身体一软,若无骨般趴在法显怀里,高潮余韵下幽穴还在微微抽搐,又热又黏的浊液缓缓流出,结合处一片湿淋淋的淫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