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讲经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四十五章讲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讲经

  法显前前后后忙碌了半个时辰,给花千遇打扫了地面,又擦干净屋内的灰尘,将毡毯拿出来晾晒。

  现在正在给她沏茶,原是因她等的时间长口渴了。

  没错,在法显辛苦为她打扫卫生的时候,她就是坐在矮案上袖手旁观。

  她倒是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花千遇倒了一杯茶水,推到法显的面前,笑着说:“法师辛苦了,请喝茶。”

  法显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轻敛眉目道:“多谢施主。”

  也就法显还能平心静气的和她交谈,若是换了一个人,这么一通折腾,打她的心都有了。

  时值夏日,天气本就闷热,法显经过一番劳作,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脖颈上也是汗水涔涔,几颗浑浊汗珠顺着他的皮肤纹理缓慢滚动,滑过凸起的喉结,没入衣襟。

  法显端起茶杯,缓缓喝了一口水。

  花千遇见他微动的喉结,舌尖滑过牙齿,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她问:“法师要擦汗吗?”

  在法显还未回答之前,花千遇就将随身携带的锦帕递到他面前。

  红色的织布料上绣着金色的莲花,鲜艳刺目,看来她真的很喜欢红色。

  帕子上有一股清淡的幽香缭绕而来,似是莲香的气味,不过于清淡的莲花香比起来,却是多了几分甜腻。

  法显抬眼看她,面容平淡的婉拒道:“谢过施主好意,不必了。”

  “即已无事,贫僧便先告辞了。”

  茶都未喝完,他便起身向花千遇辞别。

  花千遇也不留他,弯唇回以一笑,柔媚的说:“法师慢走。”

  看着法显消失在门外,花千遇收回帕子,面上是兴致索然的神情。

  花千遇就此在苏巴什故城住下,因为离近佛寺每天早晚都能听到,和尚念诵经文的声音,庄严悠长的梵语声,久久回荡在整片天空,灵魂受洗,能让人感觉到抵达心灵的平静。

  也幸好,这些和尚念经的声音只是有催眠的作用,并不扰民吵闹,要不然花千遇还真不敢保证,她不会提着剑血洗佛寺。

  时间匆匆而过,乞寒节落下了帷幕,她在苏巴什故城这几天听到过有人谈论王城内有一间府邸的走水事件,经过王庭的调查,查出一桩密谋杀人案,有别国的奸细混入龟兹国,灭人满门之后取而代之,意图不轨。

  王城当即就加强戒备了,雀离大寺是重要的王寺,寺内有很多精于佛法的大德高僧,他们都是龟兹国不可多得的珍贵财富,因此龟兹王派遣了更多的守卫,日夜轮守。

  经过几日休养她手臂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唯一让她感觉到遗憾的是,她杀人杀早了,应该等乞寒节结束,她再动手,还能多去看几天热闹。

  不过,乞寒节过去之后,众人都回到家中,就没有这等绝佳的杀人机会了。

  由于红莲教的人正在找她,她也不能进城找乐子,待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长久以往她开始觉得无聊了。

  她决定去雀离大寺转转,上次法显带她去找首座,只走了一段的路,她并没有完整的参观完整个佛寺。

  清晨,花千遇吃过早饭之后,便从佛寺的南大门进去,饶过正佛殿,便看到许多的佛堂一层层往北延伸,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佛塔里有衣衫整洁、肃心诵经的僧人,梵音声缥满了整个佛寺。

  她来到大寺的南边,见到叁座佛塔,塔身皆是方形,由土坯垒砌。南塔、中塔为五级,北塔是四级,高几丈以上,下面涂白色颜料,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她提气飞身跃上了塔顶,由于她轻功卓越,没有人发现她偷偷溜进了佛塔。

  佛塔里更是华丽辉煌,佛像形制各异,装饰精美,墙壁上绘有许多色彩鲜艳的壁画,长袖飘舞的飞天,凌虚蹑影,因缘故事,还有佛说法。

  出了佛塔之后,再望北走,在最北端高起的丘陵坡下,是开凿的僧房窟群,一排排的直到连绵整个丘陵。

  花千遇逛完整个雀离大寺整整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由此可见,佛寺的规模有多大。

  她留意到今日往来的香客必平时还多要多好几倍,估计是乞寒节结束了,都来上香祈福呢。

  花千遇回去的路上,听到有路过的僧人再谈论法显,她就听了几句。

  “法显法师果真佛法精湛,听他讲经真叫人豁然开朗。”

  “没错,困扰我数日的问题,他叁言两语便能道破,确实是厉害。”

  “明日法显法师还会再讲经,咱们可要早早去占位置。”

  “那是自然。”

  听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言谈,花千遇面上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

  很好,她明天也过来凑凑热闹。

  翌日清晨,柔和的阳光照耀着戈壁滩,宏伟壮阔的雀离大寺在初晨中显得肃穆而庄重。

  花千遇在一间偏殿,发现了法显的身影。

  殿内金碧辉煌,浓郁的檀香弥漫在空气中,殿内中央修建的有一个台矶,法显就端坐在高台上,他正在用梵语讲经,声色清润,悠扬又干净,令听者极为舒心。

  殿内坐满了僧人,殿外围满了百姓,众人都如痴如醉的听着法显讲经。

  这是在佛寺,若是换一个场所,花千遇还以为她误入传销组织了。

  她听了几句就开始犯困,她果然和佛无缘,不过她今天确是有要事来找法显,不能就此离开。

  花千遇找了一个视野俱佳,能环顾整个偏殿和前面广场的位置,在一棵苍劲繁茂的娑罗树上。

  她足尖点地,身影掠上树冠,寻了一处粗壮的枝干坐下,姿态闲适的半依在树干上,微垂在眼睛,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人。

  法显讲着经,时不时会有几个僧人举手,他便停下来,伸手虚空点一下某个举手的僧人,僧人便站起身,提出疑问,法显回复之后,僧人便又归坐。

  花千遇猜测,他是在为解答僧人提出的各种问题,这很常见,在讲经的过程中,总是会遇到不了解的,想不通的事情,需要有人解答。

  起初她还觉得很好玩,如此过了一阵,就直觉没得意思,法显不是说就是回答问题,这种场面让她回想起上大学时候听导师讲课的感觉,无趣的很。

  头顶上摇动的枝叶,层层迭迭的致密绿叶间,有薄薄的阳光在浮动,视野中光斑影绰。

  佛寺里梵音声不绝于耳,听得声音久了有催眠的作用,困意袭来花千遇靠在树干上慢慢的睡着了。

  法显在点某个僧人提问时,远望的目光望见一抹红影。

  在偏殿的外面有十几颗枝繁叶茂的娑罗树,其中最高大的一颗娑罗树干上,躺着一个红衣人影,满目郁郁葱葱的绿海中,她是最鲜艳的花色。

  法显收回目光,继续讲经。

  …………

  谢谢宝宝们关心,我的病快好啦。

  下面给宝宝们说一下文的进展,前期的剧情铺垫的差不多了,后面的几章是最后完善一下人设,到了于阗国就有肉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