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寒疾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六十七章寒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七章寒疾

  法显回房去看花千遇,她仍在昏睡,双眸紧合,气息绵长。

  他垂落的目光,瞥见她薄薄的两片唇,有些干燥。

  他找了一块帕子,用清水打湿,给她润唇,清凉的水泽触碰到嘴边,便如同一滴水,落在干涸的沙漠中。

  花千遇喉头干渴的难受,这一点水润让她的意识清醒了片刻,她嘴唇翕动,发出极细微的声音:“水。”

  法显听到她含糊不清的声音,赶紧又倒了一杯水,小心的喂她喝下去,喝完水她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上完晚课回来,花千遇还是没有醒,法显为她把脉诊断,比之昨日情况要更好一些,很快便能苏醒了。

  他到外室打坐,半夜时分又起身来到内室看一眼她的情况,她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没有再复发。

  翌日午时,白烈的阳光照在窗棂上,漾着白色的光芒,室内一片明亮。

  微光中,花千遇的眼睫微微的颤动几下,眼睑下浮游了一片浅色的阴影。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迷蒙的神智立刻恢复清醒。

  她转头看向四周,她在一间装饰简约的屋内,靠墙的摆着一个书架,上面放了各种经书,这是一间禅房。

  她记得在昏倒之前看到了法显,那么这应该是法显的房间了。

  花千遇坐起身,从床榻上下来,这时才发现她竟然穿着法显的衣裳,身上的伤口也被人包扎过了。

  她嘴角勾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

  花千遇在屋内转悠了一圈,发现了外室的案面上有法显抄写的经文,整齐的迭放在一起,足足有几十张。

  她拎起来一张,瞧了两眼,看不出写的是什么,她的梵语还是太菜了。

  她坐在案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消除口中的干渴。

  刚将杯子放下,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法显看到她微的一怔。

  他走进来,便反手去关门。

  门关到一半,就听到花千遇调笑的声音说:“大白天的你关什么门啊!”

  法显平静的关好门,转头淡然的说:“于阗王已经下令通缉施主了。”

  花千遇直直盯着他,佯装正经的说:“关紧点。”

  法显默了一默,开口问道:“施主可是无碍了?”

  花千遇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除了没有内力之外,一切无恙。

  她摆手道:“没事了。”

  “如此便好。”

  法显深究的目光看向她,似是能看穿她的灵魂,他问道:“给施主诊脉的时候,贫僧发现施主体内有一股寒气,这是为何而生?”

  花千遇眸光一闪,她笑着说:“不过是老毛病了,我身有寒疾,总是时不时发作。”

  法显只是看着她,不言不语。

  他清明的目光,让花千遇想要再胡扯任何话,都觉得是多余的,他根本就不会信。

  她心中暗骂法显眼毒,不过散功反噬这事,她不准备让法显知道。

  她也不思考该怎么糊弄过去,直接忽略过这个询问,又说道:“我昏睡了多久?”

  “两日。”

  这么说还有五天她才能恢复内力。

  她恢复内力之后,才能离开于阗国,那么这段时间她要住在哪里呢?

  花千遇的目光落在法显身上,眼神中闪着殷切的期盼。

  她央求道:“我旧疾复发,暂时无法离开于阗国,法师收留我几天呗。”

  看她又旧计重施,故作可怜的神情,法显面上一时静默,没给她答复,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我等在来于阗国的路上遇到二次袭击,随行的龟兹国护卫死了十七人,其中六人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他的目光看向花千遇,眼底的痛惜和悲悯几乎要溢出来,他缓缓道:“这些全都是因施主而起。”

  听了他的话,花千遇立刻明白她的计划出现了纰漏,她原以为法显不会去金光塔,杀手来了也只是会去找他,不成想会有护卫和他一通前来于阗。

  不过,她既然做了就不会觉得愧疚,会让她感到后悔的事情她也不会去做。

  现在法显说这些,这是要秋后算账?

  花千遇语气平淡的说道:“那又如何,那些护卫并不算无辜,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沾的有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即使没有我的干预,他们也活不长。”

  法显微微拧眉,对她的话不敢苟同。

  花千遇很擅长诡辩,短短的几句话就否认了别人存在的价值,一个人是否应该活着,不是用他是否杀人来衡量的。

  “命数自有天定,若是没有施主,他们也有自己的缘法,施主所为却是在断人生路。”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人各有命。”花千遇眼中闪过狡黠,她不以为然的说道:“那是他们命中有此一劫。”

  她又叁言两语,就把自己的罪责摘的干干净净。

  法显的眼底浮现一丝愠色,他道:“若贫僧不搭救施主,是不是也可以说施主有此一劫?”

  花千遇惊讶的看着他,语气夸张的指责道:“哇!和尚你变坏了,你要见死不救。”

  法显神色未动,只是淡漠的看着她,平淡的问道:“施主很怕死?”

  花千遇点点头,直白的说:“那当然,我害怕极了。”

  看她承认的这么爽快,法显反而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她自己都害怕死亡,那么因她而死的人呢,别人就不害怕了吗?

  见法显沉默不语,花千遇轻笑一声道:“我知道你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若不然在我寒疾复发时,你就将我交给王新寺的守卫了,而不是擅自将我安置在这,还为我传输真气。”

  一语道明他的心思,法显无言以对。

  “还有……”花千遇走到法显身旁,微微倾身靠近他的耳畔,看他陡然间僵硬的身体,她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她薄唇轻缓的张开,娇柔婉转的轻声说:“法显你的身体真的很热。”

  湿热的气流喷洒在耳畔上,法显呼吸一窒,他抿紧唇角,侧目去看她。

  她的唇角勾起,满脸都是恶劣的笑容,法显垂下眼,轻抿了抿唇,手指开始拨动念珠,有规律的清音响起。

  花千遇含笑看着他低垂的眉眼,面容清淡,目光平静,好似未受影响。

  她昏迷的时候确实是神志不清,只隐约记得她抱住了一个温暖的东西,这房间里又没有旁人,只能是法显了。

  她料到法显不会看着不管的,即使对她的所作所为,再看不过眼,不还是帮了她吗?

  如今她的经书已经取得,心完全的松懈下来,虽然接下来几天要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但是她也没有多少烦闷,没有付出多少代价就取得经书,一切都是值得的。

  追·更:ρο1⑧scm(ωоо1⒏υi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