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亵渎_梵行
韩三千小说网 > 梵行 > 第七十八章亵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八章亵渎

  她冷笑一声。

  随后,站起身往后走去。

  法显以为她会就此离开,她一向对他没有什么耐心。

  他缓缓握住手上的佛珠,冰冷的触感提醒着他,心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他用梵语轻声言颂:“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花千遇站在他身后,冷眼瞧着他的背影,并没有离开,听到梵语声她面上浮现一丝疑惑。

  她问:“你在嘀咕什么?”

  法显不回答,梵音声却是停了。

  花千遇也没有指望他能回答她,她来到他背后,垂眼去看他,僧衣将他的脖颈包裹的严密,挂珠绕在颈部,相接处是一条红色的细穗。

  她俯身,伸出手勾着那条细穗,用手捻了一下,就是普通的穗子。

  她松开细穗,手指却摩挲着他脖颈上裸露的皮肤,轻柔而缓慢,细细的绕圈。

  法显的脊背一下子僵硬了。

  她低头墨发自肩上流泻,落在法显耳畔,发尾轻轻扫着他的脸,幽香萦绕而来。

  她的嘴唇几乎要贴上他的耳尖,暧昧而亲昵的说:“我饿了,食堂里的斋饭都不好吃,你去给我做饭好不好?”

  没有得到回答,她又道:“你还要再坐多久。”

  法显垂眸不语,他也不知还要在面壁多久,可能要等他重新定下心。

  他闭眼,继续念诵经文。

  花千遇见他仍旧不想理会她,她眸中闪着冷意,看了法显一眼,无声的发出一声嗤笑。

  她张开嘴,直接咬在法显的耳尖上,刺痛感伴随着隐隐的酥麻从耳畔上划过,下腹倏然间紧绷。

  法显的喉咙在微微震颤,身体内隐隐升腾出一股子燥热。

  花千遇含着他的耳朵,舌尖沿着他耳部的轮廓,细致的舔舐,轻轻啃咬耳边上的软肉,口中物的热度灼人。

  她吐出含着的耳垂,看到他的耳根一片鲜红,都能清晰的看到遍布充血的红血丝,像是瓷器上裂开的纹理。

  她整个上半身贴在他的背上,胸前的柔软压在他肌肉紧绷的背肌轻轻蹭着,手掌抚过他宽厚的背,绕到他的脖颈间,食指去勾挑他的喉结。

  这种暧昧的引诱最是让人难以抗拒。

  法显猛的闭上眼睛,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发出了颤栗的响声,下腹处的肌肉越崩越紧,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油锅中,燥热轰然炸开,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欲念在升腾。

  花千遇发现了他身体的变化,她垂眼看了一眼他的胯间,有一团暗色的隆起。

  她扯起嘴角,饱含恶劣的声音说:“你硬了。”

  法显的身体陡然僵住。

  花千遇笑了起来,不屑的声音说:“看来你面壁几日也没有什么用处嘛。”

  “需要我帮你吗?”

  法显张了张口,艰涩的说道:“不用。”

  花千遇置若罔闻,她伸出手朝他身下探去,抓住腹下半硬的阳物重重揉搓,手中的阳物抖了几下,迅速充血变硬涨大一圈,滚烫硬挺的犹如烧红的铁块。

  感受着阳物的变化,花千遇在他耳畔低声笑了笑,说:“你胯下的这玩意儿可比你诚实多了。”

  法显的呼吸一重,他钳住花千遇的手阻止她的动作,想将她的手移开。

  她却假意的呼痛道:“你抓疼我了。”

  法显下意识的松开手,放手之后他就知道,她又在骗人,他根本没有用力。

  得了自由花千遇的手便隔着亵裤继续开始揉搓起来,完全勃起之后的阳物分量沉重,坚挺炙热,亵裤都被撑的紧绷隆起一大团。

  她撸动着粗硕的肉茎,布料摩擦着暴突的青筋,一阵阵酥麻的电流沿着脊椎流窜全身,法显绷紧了肌肉,身体在微微颤抖,让人深感罪恶的欲念从心底深处开始滋长,蔓延。

  花千遇摩挲着肉茎上盘旋的虬结青筋,加快了撸动的动作,又用手指按在肉冠上去碾揉上面的嫩肉,阳具受不住的颤栗抖动几下,马眼渗出一些浊液,洇湿了亵裤。

  潮涌般的快感爆炸一般席卷全身,瞬间点燃整片原野,法显的呼吸变得凌乱而粗重,这种穿透骨骸让灵魂都感到颤栗的快感,让他的定力开始分崩离析。

  法显压抑着肉体内叫嚣躁动的欲望,他道:“施主,贫僧是出家的僧人,不应做这些事。”他说出口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平稳,带着微颤的沙哑。

  花千遇揉搓着他的阳物,指尖碾着勃跳的青筋,故意低声问道:“这些事具体是指什么?”

  法显不语,眼眸里闪过一丝难堪。

  花千遇却替他说了:“帮你自渎,还是合欢。”

  法显脊背僵硬,紧紧抿着唇,她为何能这般轻松的说出这些羞于启齿的话,没一点女子的矜持。

  转念一想,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她本就不是寻常女子,说出再荒唐的话也在情理之中。

  花千遇贴近他的耳畔,暧昧而戏谑的说道:“你没做啊,是我在做。”

  她用指甲轻扣马眼,再重重往里掐,从未被人触碰过的鲜嫩的孔洞,怎么经受得住这般刺激,顿时痉挛几下又吐出股股浊液,亵裤上洇湿一片水痕,沾染了花千遇满手都是膻腥的水液。

  法显额头上的热汗,成股的往下流,喘息沉重灼热,喉咙收紧有一种干涩哑痛,他直觉得嗓子干哑的要裂开。

  听着空荡石室内回荡着的粗重喘息声,花千遇唇边勾起一个恶意的笑容。

  她咬着他的耳骨,暧昧不明的说:“你的阳根真热,烫的我手疼。”

  她的手完全的握住肿胀的阳物,掌心滚烫的灼热的感觉,犹如触到了篝火,有一种烫手的错觉。

  花千遇柔嫩的手掌紧紧贴合着阳物,从肉冠到阳物的根部,缓缓撸动着,感受着手下阳物的尺寸。

  她又感叹似的说道:“这么粗长的东西,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吞下去的。”

  手又摸到紧绷着的囊袋上,分量沉甸甸的,手指捏了几下,本就绷紧的囊带又硬了几分,她搓揉着上面的褶皱,用指甲轻刮,带来电流般的酥麻快感,身体上的肌肉喷张,热血沸腾。

  她将这两颗囊袋都把玩一番,又搓又揉,用指甲去刮遍布的褶皱,激的法显遍身颤栗,热汗涔涔。

  轻幽幽的,甜腻却沾染着邪气的声音,如同诅咒般钻入耳膜,一字一字的敲在法显的心脏上:“囊袋这么重,你积累了多少阳精?”

  法显自幼于佛经为伴,所见所思也都是高深玄妙的佛教典籍,即便是离开寺门西出远行,也不曾听到这般赤裸裸的露骨言辞。

  在他二十几年的岁月中,未曾想到,竟会有这么般放浪淫秽的话语,在他耳旁如是诉说。

  实在是不堪忍受花千遇刻意说给他听的淫声浪语,他紧闭上眼,开始念经。

  …………

  宝宝们,新年快乐,祝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健康快乐呀!

  法显在后面几章会主动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nsanqian.cc。韩三千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nsanqia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